灵武市工程机械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工程机械厂家

好矿车北股造技术能手常学良的矿车情缘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16日    点击:[0]人次

好矿车 北股造:技术能手常学良的矿车情缘

人物档案:常学良,中共党员,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北重集团北方股份公司总装车间经理、技术能手。2012年,在常学良的直接主抓下,北方股份整车一次交付用户合格率高达100%,以掷地有声的数据兑现了公司“好矿车、北股造”的庄严承诺。同年,常学良荣获北重集团劳动模范称号。

“做这份工作,我骄傲”

北方股份初期合资成立时,外方只想将它作为布局中国市场的一颗棋子,技术输出条件苛刻,诸多限制因素让以“产业报国”为己任的北方股份发展困难重重。尤其是在最为复杂的整车装配环节,外方只负责散件提供和最基本的技术指导,在赚取丰厚利润的同时,却无法保证整车的出厂质量。这一事实让北方股份人明白,资本是有利益的,企业是有国界的,市场是有竞争的,发展中国的矿车企业终究只能靠我们自己。

以常学良为代表的北方股份创业者开始奋发图强,他们夜以继日、艰难求索、不求回报、不计报酬,怀着“做中国人自己的矿车”的坚定信念,不断地学习、模仿、创新、追赶,直至超越外方技术。上世纪90年代,长江三峡工程等一批“世纪工程”项目相继开工,北方股份拥有多项装配工艺创新技术的载重矿车一举拔得头筹,批量进入大江截流工地,并荣获了中国长江三峡总公司授予的“首台安全运行一万小时”设备荣誉称号。得知这个消息时,常学良的心情异常激动:北方股份的成果终于得到市场认可了。

装配工作重复性强,难免不让人产生枯燥乏味的心理。但常学良却不这么认为,他说:“如今的矿车技术发展日新月异,装配工作也必须不断创新思维,提高工艺水平。北方股份的目标是要打造精品矿车,实际上我们离这个目标还有差距,装配工作一点也不能松懈。”

在任务面前,常学良从来都是“来之不拒”,而在荣誉面前,他却总是“推三阻四”,他有自己的理由:“荣誉应该多给年轻人,这是对他们成绩的鼓励,他们是公司的未来啊。”就连劳动模范的提名,也是在大家的一致要求下,他才勉强接受的。

自1992年入公司以来,常学良已经在北方股份总装车间工作了21个年头。21年来,从当初遇到棘手难题较劲不服输的“愣小伙”到如今技能精湛、老练稳重的带头人,从当初的不知装配为何物的小学徒到如今带出数十名装配技术能手的老师傅……常学良已经毫无疑问地将自己的生命与北方股份的发展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常学良说:“北方股份是国内矿车行业的领军者,也是目前国内唯一有实力和美国卡特、日本小松竞争的公司。让北方股份发展的更好,在国际市场取得更大的成绩,这是我们的责任和使命”。末了,他笑了笑,说道:“套用一下春晚的流行语,干这份工作,我骄傲。”

“一定要守住最后的防线”

熟悉常学良的人都知道,虽然已经在领导岗位上工作了多年,但他一点领导的“架子”也没有,特别是遇到急难问题时,总是身体力行,第一个冲锋上前。

2012年12月的一天正值周末,正在家休息的常学良接到了公司领导的紧急电话。放下电话,常学良的心就纠紧了。原来公司正有一批矿车要在周末进行发运,但却突然出现了一台矿车启动不稳定的问题,如果不能及时解决,那必然会拖延供货进度,影响合同履约。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常学良立刻赶往试车场。

到了试车场后,大家正在七嘴八舌地讨论着,大多数人都认为是装配精度上出现了问题。“有调查才有发言权”,常学良就信这个理。他二话不说,马上换上工装,钻到矿车底部检查起来。凭着长期经验的积累和对矿车结构的熟悉了解,常学良明确否定了“装配出现问题”这个判断,那是什么问题呢?发动机故障,还是控制系统故障?无论是那一个,常学良都不愿意接受,因为更换关重件必然会耗费大量的时间。

这时有人对他说,既然不是装配的问题,那我们就没责任了,发运不了也就怪不到我们头上了。但常学良却不这么认为,他告诫周围的员工:“北方股份做的是良性产品、责任产品、放心产品。装配是发运前的最后一个环节,无论是不是我们的自身原因,我们也要全力解决,一定要守住最后的这道防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常学良的思绪飞快地转着:矿车在装配间启动正常,在试车场启动不稳定,中间只是相隔了一段时间,那会不会是某个承压件质量不过关,因长时间承压变形所致?想到这一点,常学良又立刻忙碌起来,他从矿车底部爬到矿车上部,又从上部爬到前部,而且还不停拿着尺子丈量着、比划着,若有所思地计算着什么。他的这一连串动作立刻点拨了大家的思路,大家也一起测量起来。

“变形5度,问题找到了。”常学良难掩兴奋,不禁喊出了声。对于矿车这种高质量、高可靠性的产品而言,关重部件承压件的变形达到5度及以上,必然会导致整个车辆的启动和控制系统受影响,致使车辆运行不稳定。“马上更换承压件。”没有一丝迟疑,常学良立刻说道。半小时后,矿车正常启动,正常运行,常学良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了。

远远的,我们听到了矿车行驶产生的巨大轰鸣声。不,这不是枯燥刺耳的轰鸣声,这是悠扬浑厚的乐曲,正在奏响敬业者的优美华章。

拔河比赛

科幻

论语读后感